上週日和旅人朋友們約好來一場美食之旅,原先的計畫是,先去佛客吃美式漢堡餐,然後再轉去台北光點吃午茶,因為台北的店家在假日大多都只能做兩個小時,所以吃完午餐再轉去他店喝個午茶消磨消磨時間,是最棒的選擇了。不過,我們都低估佛客的漢堡餐了...





殊不知,佛客的漢堡餐看是分量不多,但由於肉片厚、配菜料也多,實際吃起來還真不少,許多朋友到這餐幾乎都快要陣亡了!就如Devil一開始擔心的一樣「大家還有胃口去吃後面的甜點嗎?」,雖然大家在吃漢堡時都紛紛起義說:「女人的第二個胃是餵了甜點而存在」,不過,忽然覺得這個"別腹"(日文中的第二個胃)還真是大啊!



(台北光點主棟)



(一樓的露天咖啡廳,那天的天氣很適合坐在戶外呢!)


離開佛客後,大家三三兩兩地走往台北光點,台北光點就我印象中,就是一個給愛好電影的人小小天地,偶爾會從愛看電影的大眼大嫂那,不時聽到台北光點又準備配合什麼活動舉辦電影節,沒想到再次踏進台北光點竟然是為了吃到傳說中的點心而來。



(紅氣球門口放置菜單的地方,很有聖誕節氣氛呢!)



(門口出入處用門帘區隔)


所謂「傳說中的點心」,這句話是在11月份的桃園幫聚會來的,因為Devil形容紅氣球賣的提拉米蘇和我所認知的完全不同,才引起當時在座的小JO、Eway和我有著高度興致。



也不管前餐漢堡所造成的脹胃,硬是拉了Vicky陪著我ㄧ起共享這份神秘的提拉米蘇,沒多久,放在長長盤子上的提拉米蘇來了,和我們一般認知的蛋糕型提拉米蘇不同,紅氣球的提拉米蘇是將食材的半成品全部分開來。提拉米蘇一般的分層是,沾了濃縮咖啡苦味的蛋糕(或硬式餅乾)鋪底,口感宛如慕斯的奶油,最表面是薄薄一層可可粉,真正的提拉米蘇還會帶點香甜的酒味,總是複雜的口感在口腔內共舞著。



(紅氣球的提拉米蘇)


但是紅氣球的提拉米蘇不一樣,蛋糕換成正統的手指餅乾,奶油慕斯變成更液態並用小杯裝著,而濃縮咖啡和酒味就另外用兩個小杯子裝擺著,使用手指餅乾沾著提拉米蘇醬吃,據Devil說「這樣吃法才是最傳統的」,不過我透過搜尋網尋找到的佐證資料卻寥寥可數,但也是全新的一種嘗試吧!



(手指餅乾,灑了滿滿的糖粉)


服務生介紹說,用手指餅乾沾著濃縮咖啡、咖啡酒、提拉米蘇吃,因為仍然不知沾醬順序為何,乾脆先嘗試全部單沾吃,濃縮咖啡:好苦,咖啡酒:好香甜,提拉米蘇:好甜,在全部沾在一起,哇~提拉米蘇的複雜口感就出現了,好好吃喔~不過四根手指餅乾實在很少,吃完了也不見提拉米蘇變少多少,硬是追加一份手指餅乾繼續品嚐。



(提拉米蘇的沾醬,對了,不是愛爾蘭酒,是咖啡酒才對,我打錯啦!)


其他沒聽過傳說的朋友,因為已經敗在佛客的漢堡餐,大多都點飲料,捧場都是聽過傳說的人,不過一端上桌時每個人都嘖嘖稱奇。其他的朋友有人點波士頓派,啊~我想吃桃園佳樂的波士頓派喔!今年過年來分食一個。



(Suisui點的波士頓派)


題外話,滿桌的零錢竟然被皮大說成"梭哈",好好笑喔~



延伸閱讀
Josephine【旅人聚會:台北之下篇】台北之家。紅氣球
因為一踏進店後,我就一直坐在位子上沒有四處拍照,所以店內照片也幾乎都沒有附上,從Josephine提供的照片裡更能感受到充滿人文藝術氣息的店家,二樓也是有戶外區,還是老話一句,每次到了好天氣時都想坐在戶外區裡~
Eway【下午茶】光點台北-紅氣球

    全站熱搜

    쿄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